安之若素😝😝

轩题墨竹:

来来来,老王可爱吗!!!!!请大声告诉我!!!!淡定地选了自己喜欢的歌,唱得还挺好听的!老魏伴唱特别给力有木有!!!以及,歌听起来绿绿的呢Σ(゚ω゚;≡⊃顺便,还能邪教,叶王,王黄什么的。老叶还黑人家,啧啧!讲真,集训语音包,各种CP都能排列组合来一遍。喻文州还给打了八分!还是很高的,行了行了,知道你还是有偏好的~

10.4-6日在京都

10.7-11日在大阪

10.12日滚回上海的我好想哭🙈🙈🙈🙈

完美错过

2017年和2018年的年糕汤!!差的是什么呢!🤣🤣🤣🤣

爱友

天然黑。。:

困……发完我就睡啦啦啦……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第二章


燕洵小世子在冰窟窿里救下一个小公子,这可真是忙坏了随行的大夫,这小公子也不知道在那冰窟窿里泡了多久,周身已没一点儿暖气。将他放在房中靠近一点儿火炉的地方,解开他的衣服给他扇风祛寒,又开了一大堆祛寒的方子熬了灌下去,干完这些再去探他的脉搏,脉搏细微,大夫不禁摇头……这怕是熬不过今晚,可怜的孩子。
“摇头做什么?!”燕洵小世子已经换了一身干燥的衣服走了进来,小世子凑到床前,看着床上那个小孩子,已经不似一开始见他那般面色苍白、嘴唇青紫,“小世子,这……这孩子怕是不行了……”大夫道。
“你走开罢!我自有法子救他!”小燕洵将大夫轰出了房间,掏出了一个羊脂玉的小瓶,倒出一粒药丸喂进了床上人的嘴里,然后自己也爬上床,脱光了抱着那小孩给他暖身体。那小孩的身体可真冰呀!燕洵觉得掉进冰洞里时都没有这么冷,小燕洵决定了等这小孩儿醒了之后给他起个外号叫小冰。
小冰一开始只是沉沉睡着,后来像是梦到了什么一般开始胡言乱语“呜……娘……冷……”惊醒了小燕洵,小燕洵抱着他又紧了些,想着等他好了,一定带他去找到他娘。却没想到小冰下半夜突然开始全身发热,也更加神志不清,胡言乱语,甚至都开始伸手乱摸,这可吓坏了小燕洵,那被赶走的大夫,又被请了回来。
“这……”却说大夫回来,本以为回天无力,稍一把脉却发现这脉象虽乱,但不似先前虚弱无力,大笔一挥,又开出许多方子来。“恭喜世子,小公子的病情已有好转,现下不过是风寒发热,不必惊慌。”大夫知晓燕洵身为世子,身上一定有一些救命的丹药,却没想到他竟肯喂这来路不明的人吃了,为防他将所有丹药像糖豆一样给人嚼了去,大夫连忙向他解释小冰的病情。
这下小世子才安下心来,复又回床上,抱着小冰睡觉。
再说燕北这边,燕北王燕世城此刻正在房内,夫人刚被他安抚睡下,但他确实如何都睡不着。这燕北,不会太平了……
燕世城披了件大氅就出门了,白笙在醒来时发现丈夫不在身边,却听得房上好像传来了什么声音,仔细听,隐约听到了燕世城的声音。
“去告诉他,我考虑一下。”
“您能这样想自然再好不过,无论什么时候,我们大人都会等您的消息。”一个陌生的声音道。
白笙想更仔细听一下,却听屋上人道:“哎呀,看来尊夫人醒了,那在下就不打扰了,告辞。”
然后就听到燕世城飞身下檐的声音,燕世城走进来,就看到白笙急切的目光,他究竟瞒了她什么?燕世城叹了口气,握住白笙的手,道:“我本不想与你说,事已至此我们打一个商量也好。”说着转动床前的机关,带白笙进了密室……
许久,二人出来,白笙依旧满面愁容,但已不似之前心如死灰,白笙明白,他们这次,是赌上了一切,连带着天下的局势也会变化,但是成功的话……他们或许……
燕世城却在想,或许自己从未看清过,皇上的心思。
接下来几天小冰都没有醒,但是高烧却慢慢退了,燕洵小世子想要等到小冰醒了再动身,钦差却在算了几遍日子后告诉燕洵,他们若明天再不动身,他的乌纱帽怕是不保。
于是这最后一天晚上,燕洵小世子守在小冰床边,握着他的手:“钦差说无论如何明天都要走了,我打听过了,附近没有丢小孩的,小冰,你是跟我走呢?还是我把你留下?”燕洵小世子觉得自己不能丢下小冰自己走,他那么弱小,又病的那么厉害,但是万一小冰家真的就在这里……燕洵拿出当初那个羊脂玉的小药瓶,放在小冰怀里,又念道“我一走,这瓶药就给你,害病厉害了就吃一颗,我爹说很有效的!”然后爬上床,又钻进了小冰的被窝,抱着熟睡中的小冰深吸了一口气,小冰身上凉凉的香香的,真不舍得留他自己一个人啊……
第二天燕洵就走了,留下的小冰交给了当地的府台帮忙照看和寻找亲人。
与此同时,帝都宇文氏族青山院里,早已炸开了天。
“找到了吗?”宇文灼问跪着的谍者,谍者交上一竹筒,宇文灼从竹筒里拿出一张纸条,纸条上分明写着三字――“落月城”
“带他回来。”
原来小冰竟是宇文家族的子弟宇文玥,只因宇文玥的母亲的缘故,宇文玥遭人暗害,本该命丧寒潭,却阴差阳错,被路过的燕洵世子救了去。
于是留在落月城的小冰,在小燕洵前脚走了之后,后脚就被人接走了。而大难不死的宇文玥却因这次事故落下了寒疾,被接回去的半年里都目不能视物。一直都在家里休养生息的宇文玥,没兴趣,也没机会见到那位在京都为质的――燕洵世子。
却说燕洵小世子,一路颠簸,终于到了帝都。
觐见皇帝之后小世子再无事做,等反应过来时,燕洵突然明白,父母远在天边,自己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这皇城里。小孩子没有太多对孤独的概念,更多的表现在惶恐和做朋友的依赖。于是燕洵小世子很快和帝都的几个公子哥混熟了。
两年后,燕洵小世子已经适应了在帝都的生活,平时除了练武和功课,没事可以跟朋友出去骑骑马,有时还可以去打打猎。虽然没有燕北的草原驰骋来得快意,却也满足了一个少年的豪情壮志。
每年白笙都会进京一次,借着拜见皇后的幌子,来看看自己的孩子,每年的那几天便是燕洵最为高兴的日子。白笙会带很多燕北的东西给燕洵,同时也会给燕洵带几个近卫、亲信。或许是于情不忍,皇家一直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母子俩年年团聚几日。
但是,每当白笙离开时,也是燕洵最难过的时候。每次,燕洵都会甩开侍卫,找一个高山看着母亲归去的路,看他个一天一夜,才肯罢休。
当这次燕洵看完折返时,发现自己误入了不知谁家的院子。
院子里,白衣少年轻回首,春风拂面,惊鸿何求。


――――――
晚安啦各位

都那么多年了还是那款镜子!❤️